• <samp id="94hyq"><li id="94hyq"></li></samp>
    1. <progress id="94hyq"><strong id="94hyq"></strong></progress>
  • <blockquote id="94hyq"><label id="94hyq"><option id="94hyq"></option></label></blockquote>

    您的位置: 首頁>員工生活>文學天地>正文
    瑞能煤業任俊平散文——我與瑞能的不了情緣
    發布時間:2018-12-21 11:19:36 來源: 作者:任俊平 點擊:

     

    瑞能是一座煤礦,位于軒轅黃帝陵所在的橋山腳下,沮水河畔。我們習慣把瑞能公司稱作“瑞能”,好象省略掉“煤業公司”這種體制內的稱呼,顯得更親近親切。

    瑞能是煤礦,所以我與瑞能的不了情緣肯定不是羅密歐與朱麗葉、梁山伯與祝英臺式的愛情情緣,而是瑞能給予我對煤礦人艱苦創業的一種認識,或是觸動了我的神經,讓我動心動情了。“不了”,我理解為曾經有、現在有、將來還有的意思。我與瑞能,二十年前曾有過一次擦肩而過,今又有這一次的如約而至;那一次看懂了煤礦人的辛勤、善良,這一次證實了煤礦人的智慧和勇敢。正因為有了這兩次經歷,使我對瑞能的人和事有了一份依賴和愛戀,也使我相信與瑞能有著一份不了的情緣。

    我與瑞能那一次的擦肩而過,是在上世紀末,剛從學校畢業的我,帶著對社會、對煤礦的懵懂被分配到與瑞能一路之隔的另一家煤礦工作,而我的一位同學則分配到了瑞能,學校統一分配,我們是最后一批了,而我就這樣與瑞能失之交臂了。記憶中,瑞能就是個“小煤窯”,一條長約2公里沙石路貫穿整個礦區,路邊不到兩米高的小窩棚很多,山坡上零星也有職工自己搭建的簡易房居住,唯一比較“繁華”的地方,應該是瑞能小學和路邊的小王飯館了。同學住的單身樓,樓道漆黑,房間內各種物品混雜擺放著,夾雜一股“特殊”的味道。唯一讓人能看到礦區印跡的,只有井口工業廣場上一架高高架起的絞車導向輪向人們展示著這個礦的生命和活力。

    數載同窗情誼深,工作之余,我就去找同學侃大山。去同學那兒有兩大任務,要么混口吃的,要么就死乞白賴讓同學介紹對象給我,因為我單位好多青年人都是從瑞能找的媳婦,當時好象瑞能的姑娘都很樂意嫁到馬路對面來。同學帶著我東家出西家入的,印象比較深刻的有經營餐館的小王家、炮采隊的樊哥、安監科的沈哥、生產科的馬哥、住在山腰的衛哥和余師傅家,對于來礦比較早的他們,我一律以“姓+哥”或“姓+師傅”來稱呼,這樣一來不僅能顯示他們在我心里受到尊敬的地位,也許更是我尋求的一種庇護吧。

    不論去誰家,油炸花生米、咸菜、炒土豆、豬頭肉都是標配,外加當地產的軒轅特曲,對于剛參加工作的我們,就是一次豐盛的大餐,如果哪位工友或師傅家有婚齡女孩,我就總慫恿同學帶我去的次數多些,喝起酒來也就故作豪放,總想把光鮮的一面盡可能外露。酒過三巡,各種亂侃就上了臺面,工友大哥總是說井下誰把手夾了、腳碰了,這個月任務完成不錯啦,獎金穩拿了等等。礦嫂呢,嘴上說少喝少喝別喝醉了,卻時不時的端起杯子和你碰酒。而我和同學則酒壯慫人膽,和礦嫂耍起嘴皮子,讓把娘家妹子介紹給我,礦嫂也是二兩酒下肚,打保票的應承一定給瞅個如花似玉的姑娘。

    人常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心急沒成功,我同學卻無心插柳柳成蔭,與余師傅的閨女結了婚。余師傅在建礦時就舉家來到瑞能,沒啥文化,當時已經從采煤一線干到了安監科,一兒一女大學畢業后也都在礦上上班,也就是同學的愛人和大舅哥了。但凡礦上有什么大事發生,工友家需要什么幫助,家里做了好吃的,余師傅總讓同學喊上我一起去家里絮叨絮叨,在我看來余師傅雖然在安監科工作,但感覺他非常熱心礦上的事情,好象和礦長管的一樣多。

    單身隊伍里缺少了同窗戰友,漸漸地,我也就不再去瑞能了,成為瑞能人和瑞能女婿也就被無限期擱置了。對瑞能和瑞能人的了解也僅限與此,即便僅此,也讓我明白了大家常說的天下煤礦是一家,應該是指煤礦所處的環境和煤礦人的辛勤、善良、樸實的品格大致都差不多的緣故吧!

    接下來的20年間,同學工作優秀,被調入了有編制的事業單位。而我與瑞能尤如兩條平行線,再沒半分交集。伴隨著煤炭企業改制、關井去產能、重組合并等改革發展的深入,瑞能于2015年,并入到我單位旗下,重新喚起了我對該礦的記憶,也催生了我這一次與瑞能礦瑞能人的相遇相知。

    2018年5月15日,我再一次走進瑞能,對往事的記憶就如火山爆發一樣,涌入心間。我再次見到了余師傅,他已經退休好幾年了,單位建好的單元樓房他不住,堅持要住在當初建井時依山而蓋的平房里,還說他住在那里心里踏實,我想那是一名老礦工對往昔歲月和這座礦井的深深眷戀。同學的大舅哥,已經是礦上的總工程師了,他對我說余師傅退休后,讓進省城生活也不去,執意要在礦區生活,還成天打聽他的工作。我聽后笑了,我想我是理解余師傅的,因為我感覺我與他的心是相通的。

    樊哥還在瑞能,他說沈哥、馬哥幾年前已經被調往省城煤業集團公司了,算是從瑞能走出去的最大領導了。他笑說他自己變化最大的是頭發少了,成“禿瓢”了,由于文化程度低,多年來也沒啥太大長進,現在生產部仍然分管采煤工作,好在孩子長大了,正在國外讀書呢。聽他這樣講,我心里有過絲絲酸楚,但也有一點寬慰,因為“煤幾代”的故事在他身上可能不會再發生了。

    好多熟悉的老礦工有的已經回了老家,有的隨兒女們進城過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也有一些煤二代和煤三代依然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正在用智慧和對礦山深情使瑞能發生著新變化。余總說:井下現在煤層雖然薄,但我們也是使用“薄煤層智能化無煤柱開采”先進的開采技術,井下建的如工廠,安全生產也突破了5000天。我聽后,內心生出絲絲的滿足和驕傲。

    現任瑞能經理對我講,他是去年受命來瑞能的,瑞能從礦井安全生產系統、地面人居環境到企業基礎管理,這些年里變化不大,他決定用兩年時間讓瑞能跟上現代企業管理步伐,跟上總公司戰略發展要求。從我親眼所見和與工友們交談中,我也知道瑞能近一年來的巨大變化,唯獨沒變的是瑞能人的創業精神在不斷傳承……

    沿著干凈整潔的公路向礦區深入走去,格桑花簇擁兩旁,似是歡迎每一位來訪者;習近平總書記的新年賀詞---“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在宣傳墻最醒目的位置,礦區中心廣場上,平整寬闊的停車場,富有詩意的“靜觀園”、“槐香谷”;曾經的矸石山如今也變成了職工家屬的菜園子,放眼望去,滿眼翠綠。不由得我多想,美麗新瑞能的概念已深深印在我腦中,多年前,路遙先生為瑞能人留下的深情寄語---“今天的努力是為了明天的繁榮”,在今天的瑞能已得到了印證。

    今天,我再續前緣,走進瑞能,成為瑞能人,看前眼前的巨大變化和瑞能人一直未變創業精神,我覺得我是幸運的,我想只有把自己與瑞能的情緣投入到實實在在的工作中,與瑞能人心連心手挽手,一定會把瑞能建設成為更加美麗和諧精優的新型礦山,也一定能讓瑞能的職工家屬過上幸福的新生活。

    以后的路還很長,我與瑞能的情緣才剛剛開始,未了!(作者單位:瑞能煤業)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大发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官网_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