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94hyq"><li id="94hyq"></li></samp>
    1. <progress id="94hyq"><strong id="94hyq"></strong></progress>
  • <blockquote id="94hyq"><label id="94hyq"><option id="94hyq"></option></label></blockquote>

    您的位置: 首頁>員工生活>文學天地>正文
    機電公司祝芳散文——最詩意的雪,下在江南
    發布時間:2018-12-21 11:29:39 來源: 作者:祝芳 點擊:

    江南江北雪漫漫,遙知易水寒。

    北國之雪,空曠粗獷,霧凇沆碭,天與山與水,上下一白,蕩氣回腸。而南國之雪,別有詩意,恰若柳絮,輕盈漂逸。

    魯迅先生曾經說過“江南的雪,可是滋潤美艷之至了;那是還在隱約著青春的消息,是極健壯處子的皮膚。”

    北方的冷空氣跋山涉水到了江南,似乎也溫柔了許多。最近一場大雪席卷江南,仿佛把我們帶到回了古典仙境般的江南。小橋,流水、人家;青磚,黛瓦,白墻。人景相宜,共同感受如詩如畫的江南意境。

    西湖

    江南之雪,論詩意當推杭州,杭州之雪境,當推西湖。

    汪珂玉在《西子湖拾翠余談》中曾評說西湖勝景“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月湖,月湖不如雪湖。”道出了西湖雪景之美。

    西湖之美當屬斷橋,大雪覆蓋,看不出日常喜怒與紛爭。連島的橋堤,像一條銀鏈,顯山露水了低調的奢華。就連清代的康熙帝也曾在此御筆石刻“斷橋殘雪”。西湖歷經了朝代的疏浚,是時代的沉淀。

    周莊

    新雪遇上古鎮,是時間與空間的碰撞,是自然與社會的融合,雪后的靜謐連行走的聲音都顯得格外刺耳。好似怕打破古鎮的安寧,它們漫無目的的飄著,突然似找到了方向,在青磚黛瓦處安了家,又前往小巷深處,又前往烏篷船頭……

    周莊被譽為“中國第一水鄉”。它是典型的江南水鄉風貌與獨特人文景觀的結合。白雪飄過,鳥獸藏行,聽不到喳喳蟲鳴,聽不到人們平時夜不閉戶的閑聊,也碰不到在河邊洗衣的女子,但如今茫茫一片,寂靜無聲。當此之時,獨自漫步雪中,觀雪賞景。或喚三五好友,泛舟于水上,別有一番樂趣。

    婺源

    說起婺源,你大概見過婺源的油菜花,但沒見過婺源的雪吧!雪后的婺源和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美景是大相徑庭的,也許你見過蜜蜂環繞的油菜花梯田,見過漫山觀花的游客。但未見過飄雪過后的寧靜之美。

    徽檐,白墻,木橋,流水無不顯示出江南的雪景韻味。就這樣為婺源的明黃印象之后,又增添了白色浪漫,走進水墨江南,猶如進入銀裝素裹的冬日童話世界。

    烏鎮

    烏鎮是漢族文化在江南水鄉的沉淀,天意注定了她與生俱來的淳樸美麗,從未經受過戰火的蹂躪,在現代文明中仍然保持古老色彩的濃重史頁。粉墻黛瓦極具民族特色和氣質的古城,以河成街,街橋相連,依河筑屋,水鎮一體,雪花在曲折蜿蜒的小巷中行走,漠然發現文化積淀特別厚重的書院、百床館、錢幣館及多處大官大商大家的故居,保持著原來的風貌,展示著曾經的輝煌。

    紛飛的“柳絮”,覆蓋了瓦楞,石橋,屋檐將整個烏鎮籠罩在皚皚白雪之間,黑白相間,又為她增加了歷史沉淀后的樸素與寧靜。駐足欣賞,會發現這些建筑在雪中展現著別樣的風采。

    不經意的雪侵染了江南,漫步在飛雪的江南里,好似回到了唐詩宋詞的江南,置身于一段古老的歲月。悠悠江南,從來都不缺少美景,遇見了雪,仿佛是一種驚喜。婉約成詩,清雅成令,在寒冷的日子里突然抵達。讓世能與江南美景來一場詩意約會。(作者單位:機電公司)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大发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官网_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