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94hyq"><li id="94hyq"></li></samp>
    1. <progress id="94hyq"><strong id="94hyq"></strong></progress>
  • <blockquote id="94hyq"><label id="94hyq"><option id="94hyq"></option></label></blockquote>

    您的位置: 首頁>員工生活>文學天地>正文
    一號煤礦倪小紅散文——悠悠石磨情
    發布時間:2018-12-21 11:35:44 來源: 作者:倪小紅 點擊:

    石磨,是抒寫時代今昔變遷最凝重的文字,是珍惜今日幸福的主旨。——題記。

    歲月輕輕劃過指尖,許多往事便漸漸彌散在如沙漏般的光陰里面。時間會考驗人的記憶,會沉淀最真摯的情感,時間也像一塊橡皮擦,可以輕易抹去記憶,但它卻不能擦去烙在心頭的印痕。在時間流逝的長河里,總有一些記憶刻骨銘心,如童年情趣,少年情殤,鄉思親情。在我的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院中那爿石磨。

    早年聽父親說院中那爿石磨是爺爺花了半個多月的時間,從深山中放炮開山起出來的一大整塊青石,請村里德高望重、技術過得硬的匠人用了十天時間制作而成。后來父親結婚分家,石磨分給了父親。在那個年代,石磨是農家除了房子以外最大的家庭財產,是當家的重要用具,家家戶戶離不了。石磨就像耕牛一樣重要,沒有了它,就得低三下四的“求”別人,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兒。

    我家的石磨放在用土塊壘砌一米多高的圓形土臺子上,石磨由兩塊圓形的磨盤組成,磨盤內有磨軸,而且上扇居中有兩個洞,叫磨眼,是用來放糧食的,兩扇磨之間的磨齒,是一鉆子一錘子琢出來有規則的條紋,上下條紋默契合縫,糧食從兩個磨眼里進入兩扇磨盤之間,沿著紋理線向四周移動,在磨盤的轉動中,就將移動的原料粉碎,這樣反復幾遍,直到磨成細面。

    磨面是力氣活,在上扇磨盤的側面鑿兩個洞,是帶動磨盤轉動的支點,推磨前要在支點上套上繩子,拿上一根長棍,塞入繩子套,一端搭在磨盤側面,一端頂在肚子上,兩個人一前一后,共同發力,磨盤就轉動起來了。

    磨面是有技巧的,比如加工玉米面,一般第一遍不用在就在磨眼里插幾根筷子或高粱挺桿,到了第二遍就要插幾根筷子或高粱挺桿,插的筷子或挺桿越多,磨出的面粉越細。我小時候貪玩,為了趕快兒,好出去跟玩伴玩耍,經常少插挺桿,結果欲速則不達,磨出的面粉太粗,再返工磨兩遍甚至三遍是經常的事情。

    我與石磨感情最深,它就是我放學回家寫作業的桌子,每每寫完作業,我和小伙伴們學電影里的戰斗情節玩打仗,石磨是最好不過的掩體。冬天的磨道是我們一伙孩子捉鳥的地方,等下了雪,鳥兒沒了吃的,都飛到磨道來覓食。我們用一個大篩子設陷阱,罩住過許多鳥,麻雀、野雞最多。

    小時候,最喜歡看父母、哥哥在推磨,總愛數著石磨轉的圈數,一會兒隨著磨盤的圈兒轉暈,從來沒有一個準確數。一次次推動石磨,一圈圈旋舞,石磨流淌著喜愛的谷物,豐富著那個年代,靜靜相隨著歲月。轟隆隆的石磨聲是我快樂童年最美音符,敦厚、堅實的石磨研磨著滄桑歲月,將大山的淳樸滲入了石磨旁長大的農家孩子的血液里,成為鐫刻到骨子的堅強,在我靈魂的深處,流淌著……

    石磨不僅僅是一種加工糧食的工具,更是中華民族一種文化的積淀,是一枚特殊的印章,它還是人們逢年過節祭祀的對象,每年元宵節,父親、哥哥和我,家里的男勞力都要為石磨供上些面食,磕頭上香,祈禱來年的風調雨順,五谷豐登。每逢結婚喜事,村里年邁的老人都要親自為石磨披紅上香,祈禱祖上有德,后代子孫開枝散葉,香火不斷。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電器化的普及,電鋼磨取代了石磨,與我們祖祖輩輩息息相關的石磨,漸漸地被老家人閑置起來了,石磨停止了咀嚼,停止了歌唱,悄然無息的退出了舞臺,但它卻承載著我們這一代乃至上一代人太多太多美好的記憶。

    石磨,是抒寫時代今昔變遷最凝重的文字,是珍惜今日幸福的主旨。石磨的轉動是歷史的回憶,扭動的身軀是不畏艱難的的縮影,石磨像千年古樹的年輪,記錄無法言說的酸甜苦辣,吱呀吱呀吱呀,嚯嚯嚯嚯嚯嚯的聲音是遠古的詩歌,是永不磨滅的幸福。(作者單位:一號煤礦)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大发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官网_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