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94hyq"><li id="94hyq"></li></samp>
    1. <progress id="94hyq"><strong id="94hyq"></strong></progress>
  • <blockquote id="94hyq"><label id="94hyq"><option id="94hyq"></option></label></blockquote>

    您的位置: 首頁>員工生活>文學天地>正文
    一號煤礦李小艷散文——家鄉的年味
    發布時間:2019-01-25 11:09:45 來源: 作者:李小艷 點擊:

    臨年臘月,兒時熟悉的味道又從記憶深處飄出來,填滿大腦、脾胃,舌尖上的美味變成了一縷鄉愁。

    炸油饃饃、包年糕、蒸黃饃饃、釀米酒、頓肉、燒肉、酥肉、炸丸子……陜北人用簡單的食材做出各式美味,從土地里到炕桌上,每一樣食材都是精耕細作,每一道工序都是純手工完成。每到臘月,女人家圍著鍋臺,要忙活整整一個月籌備年茶飯。頑皮的孩童也不愿去河灘里溜冰車、塘土坑里打滾,而是端坐在熱炕頭上,流著哈喇子,聞著、看著大人做美食也算是一種慰藉。

    陜北人婚喪嫁娶、孩子過滿月、過生日都少不了油糕這道美食,過年,油糕也是必不可少的。油糕的制作通常要耗時三天才能完成,費時耗力。當年新收的糜子脫了皮,浸泡一夜,泡發到可以用手指碾碎的程度,撈起瀝干,用石碾子碾成米粉。整個制作過程中,推碾子是小孩子唯一能參與的環節。媽媽時而跑回磨道給碾盤上添米,時而用簸箕把碾碎的米粉盛出來在笸籮上過密。我和弟弟搭伙推碾子,調皮的弟弟像趕牲靈似的,不斷地吆喝著磨道里蒙眼推磨的驢:“駕,駕,快點,再快點,慢了打你屁股。”媽媽在一旁著急地哄勸著:“小心驢急了,踢掉你門牙!”

    糕粉碾好了,揉糕面是個力氣活和技術活,通常都是男人家上手完成。要把幾十斤糕揉的粘膩、光滑,面光、手光、盆關才算過關。陜北人受窮的時候,只有紅棗泥一種糕餡。陜北常年干旱少雨,滿山稀稀拉拉的沒什么樹頭,棗樹耐旱,是陜北標志性的樹種,陜北的紅棗也是出了名的甜。棗煮熟后剝皮去核,杵成棗泥,撒些紅糖或者白糖增加甜度。餡料扮好后,用籠布遮蓋,防止小孩子嘴饞,偷吃的不夠量了。年糕通常包成元寶樣的,飽含著人們對好日子的期盼。炸糕是做年糕的最后一道工序,用的是自家壓榨的老麻油,榨出的油糕鮮香酥脆。就上豬肉燴酸菜,盤腿坐在熱炕上,狼吞虎咽,吃的太快咽住了,趕忙喝口滾燙燙的米酒,甘甜舒暢!勤勞樸實的陜北人用美食裝點著自己的生活,堆積起舌尖上的高原。熱騰騰的年味、喜滋滋的心情,每個人都能吃出不同的幸福味道。

    如今,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臨近年關,超市專柜陳列滿了各式的年茶飯,米酒、黃饃饃應有盡有,標注的還都是品牌食材、精細加工,年糕的餡料也多了花樣,有核桃芝麻餡、豆沙餡、紅糖餡、蔬菜餡等等。精致的包裝、各種添加劑、色素讓食品華麗的外表下填滿劣質,大街小巷開滿了快餐店、土特產店,但是再多的花樣,再昂貴的食材也吃不出陜北農村人純手工制作的味道。“速食”時代、生活的便捷讓年味也越來越淡。

    老家的姑姑打來電話:“艷艷,回來過年吧,今年收成好,倉窯都堆垛滿了,新糜子都留著,回來給你炸油糕。”回到老家,回到親人身邊才能吃出讓人回味無窮,久揮不散的年的味道。(作者單位:一號煤礦)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大发时时彩_大发时时彩官网_大发时时彩开奖结果